徐峥:我不是药神,我是财神
菜导
11个月前

核心观点:身家已过18亿的徐峥,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,还是异常低调:“从艺术表达形式来讲,表演应该是我的核心。”“其次,我才是一个投资人。

2013年,徐峥和周立波曾有过一场骂战。

在《泰囧》票房一路飘红之后,徐峥在接受采访时提起周立波,称周“不适合主持”、“表演水平应该再去提高”、“技术稍微草率了一点”,

而周立波的回应也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:“小弟弟!你扮猪挺像,扮人挺囧。在评价人之前自己把人做像了,再让你的票房、税收、慈善捐款同步,再一对三千(一个人对3000个观众)演满200场后,我们再来探讨人与猪的区别好不!”

时隔两月之后,周立波还不忘补刀:“不知天高地厚,(徐峥)在我面前讲这种话,就好比在李嘉诚面前炫耀说,我有100万存款!”

后来,这段骂战以徐峥不再接茬而告一段落。

彼时的他,也确实没有多少底气。

虽然是话剧科班出身,虽然在京沪文艺圈小有名气,但40出头的人了,徐峥才刚靠《泰囧》而红遍全国。虽然钱也赚了名也得了,在当时正趾高气扬的周立波面前,也不得不忍让。

更何况,周立波拿来怼他的,正是徐峥后来一直不愿再提起的“成名作”: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。

这部很低龄的戏带给了徐峥太多东西:知名度、妻子陶虹和“喜剧演员”的定位。但徐峥骨子里,是很不愿再提起这段过去的。

如今,2018年上半年在院线火爆的国产电影,或有徐峥出演,或有徐峥监制,或有徐峥投资。

他不仅有了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的现实主义作品,也通过自己的“财技”,谋划出一个以电影为核心的商业帝国。

而刚从美国脱罪而归周立波,估计也没空去计较,当年到底是谁“不知天高地厚”了吧。

01

现在来看,徐峥最具转折意义的一部作品,不是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,而是《泰囧》。

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让徐峥从话剧圈转到电视圈,并结识了现在的妻子陶虹;《疯狂的石头》让徐峥从电视圈转到电影圈,并开始了与宁浩、黄渤的“铁三角”情谊。

这些,都是作为演员的徐峥,在演艺道路上的不断探索。

《泰囧》不一样。这部电影,徐峥跨越演员角色,开始自编自导自演,连拍片的3000万投资,都是他自己去光线传媒那里要来的。

徐峥最终拿到的回报是,票房12.5466亿,分账收入约4.65亿,占票房额的37.5%。加上导演费,徐峥的总收入可达4000万。

自此之后,徐峥一发不可收拾。

3年后,《港囧》上映,票房16亿元,徐峥晋升中国电影界最炙手可热的导演之一。

与上次仅仅分享票房收入不同,徐峥在《港囧》上玩的“财技”,高出了一个量级。

他先是成立了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把47.5%的净票房收入收益权攥在自己手里;接着入股香港上市公司21控股,成为第二大股东;最后再把47.5%的净票房收入收益权以1.5亿元价格卖给了21控股。

也就是说,无论票房高低,对于徐峥而言都是“赚”的。而且如果票房大卖,他还能获得“双重收益”。因为,在卖出票房收益权之前,徐峥入股了21控股。

《港囧》火爆上映后,21控股股价一度大涨,徐峥手握的21控股股票市值曾接近15亿港元,除去1.75亿入股资金,徐峥还净赚了超过13亿港元。

徐峥用一部《港囧》完成了从“演员+导演”到“资本玩家”的角色转变,同时开了“上市公司提前买断票房净收入收益权”的先例。

而这,还只是一个开始。

徐峥的“聪明绝顶”,不止说明他的艺术嗅觉和商业运作,也表明了他的忧患意识和未雨绸缪。

在靠《港囧》赚得盆满钵满之后,徐峥在接受采访时没有喜形于色,反而开始了反思:

“做好的商业电影太难了,特别是当你背后有资本,面前有观众,你站在当中又有自己的思考的时候,这绝对是一门高难度的艺术。” 

毕竟,《港囧》虽然票房火爆,但最终的口碑并不算太好。

尤其包贝尔的角色,在片中全程拖累笑点,直到现在还被网友们翻出来吐槽。

02

说起来,徐峥在影视投资圈的启蒙,最早可追溯到他和宁浩合作的《疯狂的石头》。

那时候的宁浩,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导演;那时候的徐峥,还急于摆脱“猪八戒”和“李卫”的标签;那时候的黄渤,只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演员。

这部不被人看好的电影,获得了刘德华“亚洲新星导”计划300万港币的投资,并最终拿下了2000多万的票房,成为刘德华影视投资过程中难得的成功案例。

后来,徐峥、宁浩、黄渤成为了众人皆知的“铁三角”。徐峥和宁浩,更是复制了刘天王影视投资、扶持新人的路线。

2015年,徐峥和宁浩、董平、项绍琨借壳21控股,联合创立港股上市公司欢喜传媒。

欢喜传媒听起来名字没什么特别的,但是创作团队却相当华丽。徐峥等人为了组建公司班底,几乎掏空了所有人脉。

我们来看看欢喜传媒的股东列表。

说实话看到这个团队,菜导是吓了一跳的,没有想到徐峥的能量这么大,拉来合作的几乎都是国内的顶尖导演和监制,其中张艺谋更是第五代导演里国师级人物。

从持股比例来看,徐峥也相当大方,自己就占欢喜传媒15%的股份,张艺谋、张一白、陈可辛、王家卫和顾长卫,分别持股5.1%、4.8%、5.89%、4.1%和2.7%,按照目前欢喜传媒60亿港元的市值,张艺谋光股票,手里就有3个亿了。

不光是把名气较大的导演拉来当股东站台,欢喜传媒还签约了一批走低调路线的优秀导演,并且绑定了他们未来几年的作品。

看得出来,徐峥的野心并不是一次性的,他有真心做好电影的决心,不仅仅是讨好观众的商业片,文艺片,类型片,他都希望尝试。

这些尝试的成果,在2018年迎来了一次集中爆发。

上半年接连上映的几部刷屏影片《幕后玩家》、《超时空同居》都由徐峥出演并担任监制。同时,他还是电影《后来的我们》的投资人。八月即将上映的《一出好戏》,九月的《江湖儿女》,皆有徐峥参与。

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更是其中的典型。

一方面,徐峥和宁浩作为本片的投资人和监制,确保电影的资金投入和大众认知——毕竟,很多观众还是冲着这哥俩的名字进的电影院;

另一方面,徐峥和宁浩又竭尽所能地为本片的年轻导演文牧野站台,宁浩负责前期的剧本创作,徐峥负责后期的表演指导,让这部电影在艺术性上没有后顾之忧。

目前,《我不是药神》仍未下映,票房突破30亿元只是时间问题。

围绕这部电影展开的讨论,更成为一种社会现象。就连李克强总理都对《我不是药神》做出了重点批示,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。

对于徐峥个人来说,《我不是药神》不仅让他在艺术成就上再创新高,也使他成为2018年当之无愧的“人生赢家”。

从《超时空同居》到《我不是药神》,通过各种资本投资与运作,徐峥的收入远超“囧途”系列带来的收入,预计最终将高达6亿元。

就在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前后,欢喜传媒还宣布了两个重磅消息。

首先是7月2日,猫眼电影拟以9.5亿港元认购欢喜传媒15%的股份并与欢喜传媒进行战略合作。作为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线上电影票务平台,猫眼的入股,对欢喜传媒来说是如虎添翼。

然后是7月5日,欢喜传媒即将在2019年春节贺岁档上映的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宣布签订保底发行协议,保底金额为28亿元,欢喜传媒及附属公司有权收取最低发行收入7亿元。如果电影票房超出28亿元,欢喜传媒仍可获得30%的影片净收入分成。

黄渤曾经这么说过徐峥:“他那个大奔儿头,原来装的都是智慧啊”。

言外之意,大致就是身为铁哥们的他,也没有想到徐峥除了在演戏之外,还能将投资这件事操持得游刃有余。

而身家已过18亿的徐峥,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,还是异常低调:

“从艺术表达形式来讲,表演应该是我的核心。“

”其次,我才是一个投资人。”

互动:你觉得《我不是药神》票房会有多少呢?

菜鸟理财编辑/孙志涛
有酬投稿邮箱:tg@cainiaolc.com
评论(0
点击查看更多。。。
留下您的想法
取消
发表